马戏团长运濒危动物改判无罪:感谢400家同行援助

编辑:小豹子/2018-07-22 05:02

  原标题:二审大逆转!跨省演出获刑10年的马戏团主终审无罪

  新京报曾独家报道并引发广泛关注的河北沧州马戏团运输野生动物涉罪案,12月8日上午迎来逆转:沈阳市中院二审宣判:马戏团长李荣庆和执行团长李瑞生二人无罪。去年12月28日,沈阳市浑南区法院一审以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分别判处两人10年和8年的有期徒刑。

  “刑罚是一种最严厉的法律制裁方法,谨慎适用刑罚是社会的普遍共识”,刑事辩护律师许兰亭就此案认为,从刑法的谦抑性角度来看,当刑法对某一行为规定的不够明确,行为是否入罪存疑,当有其他法律足以抑制某种违法行为时,就不能将其规定为犯罪。

  堂兄弟开马戏团跨省表演被抓

  27岁的李荣庆与李瑞生是堂兄弟,均来自河北沧州市。2015年,两人注册公司成立了马戏团,2016年5月,开始到各地进行表演。

  由于自己的公司没有驯养演出的动物,李荣庆与李瑞生便花钱向另外两家公司租用了表演时需要使用的老虎、狮子、猴子等动物。

  去年7月份左右,两兄弟随后前往辽宁演出后被当地公安抓获,随即,家人接到电话被告知,两人涉嫌犯罪。

  根据检方指控,2016年5月末至2016年7月末,李荣庆、李瑞生明知其没有办理运输野生动物的相关手续,仍将共同经营的马戏团动物从安徽宿州市运输到辽宁沈阳浑南区,途经河北省沧州市、辽宁省大连市、辽宁省葫芦岛市等地。

  经鉴定,运输动物有虎1只、狮子3只、黑熊1只、猕猴1只,虎被列为《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中一级保护野生动物;猕猴、熊被列为二级野生保护动物;狮子被列入在《濒危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附录中。

  检方认为,李荣庆、李瑞生非法运输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情节特别严重,应当以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追究二人凤凰彩票网(fh643.com)刑事责任。

  去年12月28日,法院对该案一审宣判。沈阳市浑南区法院认为,二被告的行为已经构成非法运输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根据我国《刑法》规定,非法收购、运输、出售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情节特别严重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二被告人属于情节特别严重,但李瑞生是自首,李荣庆如实供述罪行,法院对二人分别从轻减轻处罚。

  浑南区法院一审以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李荣庆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10万元,以同样的罪名判处李瑞生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10万元。

  二审检方建议无罪法院改判

  宣判后,兄弟两人于2017年1月提出上诉。2017年12月6日,该案在沈阳市中级法院二审开庭后,兄弟二人的辩护律师均作了无罪辩护。

  对于无罪辩护的观点,刑事辩护律师许兰亭告诉记者,就立法本意而言,为防止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生命受到威胁,刑法重点打击的是非法交易及其过程中的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行为。刑法之所以将“运输”行为纳入到犯罪中来,一方面是因为运输是收购和出售的重要环节;另一方面是因为在私人运输过程中,容易导致珍贵、濒危的野生动物死亡。

  而在此案中,二被告人从他人凤凰彩票欢迎你(fh643.com)处租借合法驯养动物,其运输行为的目的是为了外出表演,并且在运输、表演过程中,并未对携带的动物造成伤害。所以,把二被告人的行为纳入到刑法规制中的做法值得商榷。

  “刑罚是一种最严厉的法律制裁方法,它包括对犯罪人的生命、自由、财产和资格的限制或剥夺。因此,谨慎适用刑罚是社会的普遍共识”,许兰亭表示,从刑法的谦抑性角度讲,当刑法对某一行为规定的不够明确,行为是否入罪存疑,当有其他法律足以抑制某种违法行为时,就不能将其规定为犯罪。

  据参与庭审的人员表示,公诉人在庭审结束前,也向法院提出建议,改判李氏兄弟无罪。

  沈阳市中院审理后认为,李荣庆、李瑞生共同经营的马戏团,在未办理相关运输许可手续的情况下,运输濒危、野生动物用于马戏团表演的事实清楚,但依照二审期间生效实施的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的相关规定,运输、携带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出县境的,已无需经政府行政主管部门的批准,故李氏兄弟运输具有合法驯养繁殖许可的野生动物的行为不再具有刑事违法性,不符合《刑法》有关非法运输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的构成要件,不应认定为犯罪。法院判决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李荣庆、李瑞生无罪。

  对话

  李荣庆:感谢400多家同行援助

  昨天宣判后,记者联系到了案件当事人之一、马戏团团长李荣庆。

  重案组37号:马戏团的现况怎么样?

  李荣庆:所有的东西被扣押了,有一部分之前卖了,因为一审判了10年,听说时间那么久,就把东西折现,把员工遣散了。现在还有3只狮子、1只老虎、1只狗熊、1只猴子和4只小狗,目前这些被当地公安扣押,在动物园暂时养着,我们准备要求把这些动物返还。

  重案组37号:后续有什么打算?还准备申请国家赔偿吗?

  李荣庆:准备一步一步操作,把动物园再重新办起来,动物们也一年多没演出了,需凤凰彩票官网(5557713.com)要熟悉环境,明年五一前后应该就可以整场演出了,我们肯定还会全国巡演,马戏是中国的传统文艺,肯定要面向全国,我准备申请国家赔偿,赔下来的钱也投入到马戏团的建设上。

  重案组37号:家里因为这件事情受到什么样的影响?

  李荣庆:主要是父母,因为这件事情生病做了几次手术,我堂弟李瑞生被捕时,女儿刚出生2个月,他放出来的时候,孩子已经会走路会说话会满地跑了,看见爸爸,孩子一开始不认得。

  重案组37号:在案件中,感受最深的是什么?

  李荣庆:感谢政府和我们国家的法律,同时也感谢我的同行们。全国400多家马戏团的朋友们为我们这个案子到北京奔走呼吁,还有很多同行往我家里寄钱帮助我们,其中有很多都是素不相识,我心里非常感激他们。

  追访

  人大代表:应修改完善马戏行业相关法律法规

  李氏兄弟一审被判刑后,引发了整个马戏行业的关注。十一届河北省政协常委、河北沧州吴桥群艺马戏团团长于金生在政协河北省第十一届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分组讨论上以“沧州市东光县国豪马戏杂技艺术团团长李荣庆、执行团长李瑞生被判刑”一事为例,建议国家有关部门顺应时代变化,给予中国民族文化艺术更为宽松的发展空间和生存环境,及时修改和完善相关法律法规。

  在接受采访时于金生指出,“现阶段马戏杂技团的生存环境非常恶劣,在演出申报相关手续的过程中有些主管部门‘吃、拿、卡、要’的行为较为严重,而且申办过程漫长。”这种情况不符合市场经济体制下企业发展和生存的规则,国家制定的相关法律有待于完善和修改。

  2017年3月全国两会时,来自河北的全国人大代表边发吉也提到了此案,他表示法律裁定标准应该注重一致性,李氏兄弟马戏团非法运输野生动物的案件当中,马戏团团长因为野生动物运输证书过期而被判处10年和8年有期徒刑,但此前出现相同案例,在上海和黑龙江却都是被行政处罚,前后处置凤凰彩票欢迎你(fh643.com)相差甚远,容易导致大家对法律裁定产生困惑。